马瑞 做有灵魂和温度的珠宝

文:本刊记者 董潇   2018-06-11 16:34:27

2013巴塞尔国际钟表珠宝展上马瑞的《玉兰花开》是国内唯一登陆国际珠宝展的和田玉作品,并登上法国顶级珠宝杂志《DREAMS》封面。《玉兰花开》以富有现代精神的简洁理念,打破了千百年来玉雕界的繁复规则,为中国和田玉打开了一条通向西方的具有东方特色情怀的通道。而之后他的“玉兰花”系列作品更获得了继“天工奖”之后中国玉石雕刻的最高奖项——“玉华奖”银奖。他说:“我的每个作品都是为了传承而作,继承和创新之间并不存在什么鸿沟和束缚。珠宝设计的精髓在于无论它以什么样的方式出现,作品必须要有情感和温度、灵魂与生命。”

《玉兰花开》项圈

《大雅》全钛和田玉雕刻胸针

《玉兰》胸针

扶摇直上

出生在崇尚精雕细刻的玉雕世家,马瑞从小就随玉雕大师的父亲研习书法、工笔画、玉石雕刻。当许多人并不知道前进的方向时,他已在西方传统珠宝设计中融入中国水墨画、宫廷派玉雕等表现手段,自创“阴阳雕刻法”。

初见马瑞,他就颠覆了我对传统玉雕师的印象,他年轻而时尚。他说:“有人说我外表张狂,其实对人做事我还是比较含蓄的。这符合周易的平衡——内心有多自信、多张扬,表现在外就应该多谦卑。这也是父亲教给我的。”马瑞从小就清楚地知道自己要什么,知道自己的定位和未来努力的方向。小时候随父亲从新疆到上海,再到高中时期只身一人到北京上学,辗转于不同的城市并且接触更多的陌生的环境,让这个自小就很独立的年轻人视野和思维都变得与众不同。2012年他创立自己的雕刻艺术珠宝品牌Master Ma。他的作品用的材质是温润的玉,佐以西方珠宝雕刻镶嵌的工艺,充满博弈,正如人生。作为一个完美主义者,他在设计过程中会不断地推翻重建,追求感性和理性的平衡。他说:“比如看到鸟在天空翱翔,画面非常美,这是感性的。而收集数据,注意画图的线条、比例,选择的材质等这些就是理性的,要靠时间去积累。天才非常少,我觉得我不是。我属于‘地’才——有天赋,也需要脚踏实地去努力。我读书成绩好,大学先学企业管理,第二年转学雕塑,做出的第一件作品就比班上一半人的好。大家看到的是天赋,却看不到我花费了很多时间在学习和练习上。这就是‘地’才,老天送给你一半的礼物,要通过努力得到另一半。”

现在珠宝界推崇的“新中式”设计风格,讲究中式元素与现代材质的巧妙兼糅,实现清雅含蓄、端庄丰华的东方风格。中国传统风格文化在新时代的全新诠释,在对传统文化掌握的前提之下实现当代设计。将传统文化融入到现代人的审美观念之中,从而实现传统文化的创新,并在现代社会中得到更恰当的表现。马瑞说:“新中式珠宝不仅兼备设计手法、材质运用、镶嵌方式、表达情绪不同,不露痕迹表达中国的文化,更应该有灵魂、有思想的高度。要称得上好的作品,丰富的内涵是不可或缺的要素,它能够传达情感,携有东方气质、带着情怀和故事。不少热爱中国文化的设计师,常常简单将‘灯笼、如意’等这类过于浅显的中国图腾元素放在设计里,把时间花在挑选品质上乘的宝石、如何画出好看的设计图,最终出来的作品,只有流于表面的符号堆砌,没有思想和灵魂。五千年的中华文化有无数值得探究的精华,我相信,随便拎出来一个典故,都可以创作一套非常好的设计,做艺术、做珠宝,其实就是思想高度的比拼。”

珠宝是体现艺术家思想的载体,马瑞有意识地把人生感悟渗透在作品中,如一些故意而为的“瑕疵”设计。作品《醉》的花瓣上有一个微小的破洞,略懂珠宝工艺的人知道,蜡雕成型技术不存在这样低级的失误。然而这个细节完全不破坏整体美感,反倒有种出奇的和谐,传达出一种另类的“残缺美”,充满了哲学意味。“世界上人无完人,有缺陷的美才真实”,马瑞告诉我,“从自己这些年的经历中感悟出来,无论多么厉害、多么成功的人,人生中难免有一些不尽如意的地方,可这恰恰是人生最真实的面貌。艺术与思想的高度统一却不失美感,这是MasterMa雕刻艺术珠宝的魅力所在。”马瑞说。

Master Ma雕刻艺术珠宝这个品牌很年轻,从创立至今6年的时间里,作为品牌的创始人兼设计总监的马瑞又经历怎样的成长与变化?马瑞说:“‘顺玉而为,因石施艺。’一直是我的设计理念,不画效果图,遵循天道、尊重自然,直接从玉石的天然造型入手展开设计。一个艺术品的价值,除了商业市场上的供求关系,还有艺术家赋予它的情感和温度。当很多艺术家为了迎合大众的审美和潮流而争先恐后地设计出流行一时的作品时,我依然坚守自己的原则,我的作品不是为了时尚,而是为了流传。”

一件完美的珠宝设计作品,艺术性的设计再加上与之相搭配的技艺才能真正呈现一件珠宝作品的灵魂。而现在我们也在追求工匠技艺的提升,希望以工匠的精神上的提升带动对技艺极致的追求。马瑞说:“我一直在思索如何突破,表现手法上留白是最难的,初学者做加法,想要各种工艺浓缩在一件作品上呈现;高手做减法,因为复杂的工艺反而会削弱它的美感和直观的感受,要做到用最简单的方式表达高层次的想法不容易。工艺上,东西方碰撞最难的地方是一些工艺小技巧,小到它们被西方人传承了下来并认为理所当然的事情。但我们没有前辈的指导只能琢磨,这个摸索的过程举步维艰。对我而言,我的审美超越自己的能力,但不做我就不知道我能做到什么程度,所以我需要在不断试验中找出最好的一件。而工匠精神不只是产品制作中的一个理念,更是一个生活的理念,是一种做人的态度。工匠精神,是一个突破自我的过程、是一种自我负责的态度展现,不能与商业、经济混为一谈。作品就像是我的孩子、我的生命,这是专属于设计师自身的感观价值。”

如今,随着工业4.0的大环境来袭,业界人士纷纷担忧着珠宝设计行业的生存危机。对此,马瑞却持相反观点。“在今天机械化生产时代及珠宝行业环境下,市场才更需要好的设计师!机器无法做出带有情感的作品,它并不能创造。它需要人去控制,机械化生产可以提高效率,但绝不可能做出设计和理念,不管是大数据还是人工智能,人的价值还在,机器和设计两者本身不是相悖的。以前是做什么企业就能卖什么的时代,现在不是了。市场会帮助企业走向正轨,珠宝首饰设计师只需做好自己,做好设计,不断地充实自己。未来10年,我希望我的风格和想法能影响到中国的很多设计师,或者说让西方看到中国也有人能做不一样的作品。”

《醉》

玉兰花戒指

上一篇回2018年4月第4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马瑞 做有灵魂和温度的珠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