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兰西斯·麦克多蒙德 开在风中的蒲公英

文:寒一一   2018-06-11 16:34:31

拥有王冠即为女王,她是新晋的奥斯卡最佳影后弗兰西斯·麦克多蒙德,其实二十二年前她已经拥有一顶奥斯卡最佳影后的王冠。

拥有王冠即为女王,她是新晋的奥斯卡最佳影后弗兰西斯·麦克多蒙德,其实二十二年前她已经拥有一顶奥斯卡最佳影后的王冠。

弗兰西斯·麦克多蒙德,本名辛西娅·安·史密斯,1957年生于美国伊利诺斯州芝加哥,一岁半时被一对来自加拿大的夫妻收养。养父是一名牧师,养母是一名护士,她是家里第三个被收养的孩子。弗兰西斯五岁时从邻居口中得知自己是被抱养的,那真是她一生中最为灰暗的一天。她不知所措躲在离家不远的草丛里想等到天黑伺机逃跑,可又不知道该逃往哪里。被恐惧挟裹的她瑟瑟发抖,后来焦急的父母亲在草丛里找到哭泣到睡着了的她。

孩子的世界那么狭窄。弗兰西斯无法解开心结,她沉侵在属于自己的忧伤里,会在夜里被噩梦吓醒,对所有的伙伴和玩具失去兴趣。母亲拉着她的手走到她们一家人常去野餐的草地上,已经是秋天,蒲公英正篷出一朵一朵茸茸的羽球,母亲摘下一朵球果轻轻一吹伞兵便乘风飞远,母亲又摘下一朵球果递给弗兰西斯说,来孩子你帮助蒲公英的种子去旅行。弗兰西斯学着母亲的样子用力将球果吹散,母亲捡起落得最近的一枚蒲公英种子说,来我们种一下个礼物吧。弗兰西斯用小她的小铲掘出一个小洞把种子盖起来,母亲折下一段枫树枝做标记,拿出带来的卡片写下弗兰西斯的蒲公英。每天母亲将家中的洗米水装在一个陶瓮中,和弗兰西斯一起去给这棵叫弗兰西斯的蒲公英浇水。一天当她们再去给蒲公英浇水的时候,太神奇了,有两片尖尖的小叶芽拱出了地面——弗兰西斯的蒲公英宝宝。弗兰西斯实在太震惊了,这是她第一次种植物呢。母亲把双手放在弗兰西斯的肩膀说,这段时间弗兰西斯是和妈妈一起怀着期待和祈祷的心,等来了弗兰西斯蒲公英,很早以前爸爸和妈妈也是怀着期待和祈祷的心情等来了我们的弗兰西斯。你是爸爸妈妈生命中是的礼物,而不是弃儿,你相信吗?弗兰西斯用力点点头,多日不见的笑容重新回到她脸上。

童年的忧伤是短暂的,开朗好玩的弗兰西斯又回来了,家中处处充盈着她的笑声。父亲和母亲非常开明,他们极力保护孩子看似幼稚的乐趣,尽可能多地尊重她们的个性,让三个孩子像小树那样自由生长。

自从知道自己的身世后弗兰西斯好像一夜之间长大了,她开始变得有主见。父亲和母亲每周都会给孩子们开家庭会议,家中从经济状况到房间装饰方案都会一一告诉孩子们,听取他们的意见。每当这个时候弗兰西斯就像话唠一样讲个不停,三个孩子中就数她的主意最多、建议最多。但是全家人好像都很享受这样的弗兰西斯霸占主角。因为父母工作的原因每隔几年就要搬家,她们曾跟随父母在美国南部也在美国的中西部居住,孩子们不觉得这是颠簸之累,相反她们像旅行一样快乐。途中路过生母所在的城市时,父亲和母亲都鼓励弗兰西斯去和母亲见面,已经长成少女的弗兰西斯拒绝了,她要做自己人生的主角来决定自己的一。同时她也宣布了她那个切近真实伟大到足人令人震惊的人生目标,当一名演员。

弗兰西斯绝不是说着玩玩的。她考入西弗吉尼亚州贝萨尼学院的戏剧系,乃至后来入耶鲁大学攻读研究生。弗兰西斯趴在车窗上望着向后退去的风景风把她金色的长发高高吹起,又从她伸开的手掌里溜走,这是她第一次真正离开家有点兴奋又有点伤感。母亲说得对,植物就要种在田野里、种在大地上才能够壮大。她随身携带着的书本中夹着一枚蒲公英花签,那是那枚叫弗兰西斯的蒲公英开出的第一朵花,现在她也要像蒲公英种子那样奋力飞行,去寻找适合扎根的土壤,去寻找一个还未成形的我。

植物就要种在田野里、种在大地上才能够壮大。她随身携带着的书本中夹着一枚蒲公英花签,那是那枚叫弗兰西斯的蒲公英开出的第一朵花,现在她也要像蒲公英种子那样奋力飞行,去寻找适合扎根的土壤,去寻找一个还未成形的我。

大学的快车带她驶向前所未有的世界,但是她也屡屡碰壁遭受打击,有人甚至不客气地当面告诫她,丝毫没有天赋的她最好尽早放弃表演。弗兰西斯的倔劲上来了,她把人家挖苦她的话一一写在走廊的纸上,告诉自己终有一天她会全部做到。

弗兰西斯慢慢地发现有些事情人是无能为力的,无论你如何努力也不能改变,就如人的相貌。她虽然无数次试镜,可始终无法饰演甜美可人、惹人疼怜的少女,总有什么东西无法好好掩藏起来,始终裸露在外面阻碍她与那些角色成为一体,对于一个将表演设为终生目标的人的确有点沮丧。

但也有人一眼看到她身上那未显于形的正直无畏和尖锐。他是导演乔尔.科恩。这是命运般的相遇,他的使命就是特地前来弥补她的遗憾将她擦得闪闪发光。没有辜负命运的好意,他们相爱了,结婚了。她成为他电影中的女主角,他们既是恋人又是伙伴。她几乎参演他的每一部电影,她已经成为一个被好莱坞和全世界影迷注目的人,她拿奖拿到手软,拥各样的王冠,被人甜甜称为科恩嫂。

那个隐性的一定要霸主自己人生的弗兰西斯又调皮地跑出来了,她要开出属于弗兰西斯的花,即便生命中的另一半也不能遮蔽她。此时的她已经成长到足够健壮,有力量去抵御不被好莱坞的商业模式裹挟,按照自己的步调甄选剧本和导演,她喜欢跟那些有趣的人一起工作。导演罗伯特·奥特曼、约翰·保曼、约翰·塞尔斯、马丁·麦克唐纳都是她的好搭档和伙伴,尽管这些人在别人看来并不那么商业。

弗兰西斯始终认为人得有所坚持,你得像植物那样从泥土里决择你要吸收什么成为你的养分,也许一开始你不那么准确,但这并不要紧,你可以多试几次,终究你会让一种气质成为你的秉性。而最终她选择了坚硬,这些也因成为她与将要饰演角色之间相认的暗语。

怕浪费将丈夫前妻的婚戒戴十年;头发蓬乱穿拖鞋睡衣前去领奖;获奖感言说是因为睡了导演;被人诟病演什么都像演自己……人们说她是一位个性又另类的奥斯卡影后。那又怎样,对于演戏有些人是角色本身,但是她不,她是她自己。她喜欢隐身其后将灵魂滑进角色里,跟着她们一起穿过荆棘抵达未知,她从来都是等在那里与角色相遇,她们是她逐渐丰满自己的一部分。

上一篇回2018年4月第4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弗兰西斯·麦克多蒙德 开在风中的蒲公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