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自己演绎超现实

文:寒一一   2018-06-11 16:34:34

达利世上从来没有一条路能笔直地从起点到达终点,绘画也一样。当画家们以叙事为主旨,在画布上建立一个与现实世界并行的王国后,便进入波澜不惊的休养期。而此时一些不甘心停止探索之路的画家们正试图将绘画引向另外一条路。他们致力于探索人类的潜意识心理,捉摸不定的梦境,超越现实的艺术表现方式是他们试图揭开生命之迷的又一次勇敢尝试。这批画布上的开拓者中,有一个人言行举止连同他的艺术一起共同构成了超现实主义的特别景观。这个人就是达利。

人们常说天才和疯子之间只有一线之隔。但达利却说,“我跟疯子唯一不同的地方就是,我不是疯子。”作为超现实主义画家的代言人,达利以让观赏者瞠目结舌的视觉感受作为对自己画作的褒奖。

萨尔瓦多·达利,出生于西班牙一个海滨小镇,虽然十六岁时他已经能画出超出常人的画作,但是他的父亲却从不肯赠送他一句赞美之词。达利一向俱怕不苟言笑的父亲,不管他在做什么只要父亲出现,他立刻低眉乖顺,哪怕前一秒钟他正在疼爱自己的母亲身边肆意枉为无法无天,除了他没有人能将没有任何相容之地的两重性格,完美地收容在自己的身体中而相安无事。

达利以第一幅超现实义油画《蜜比血甜》正式加入到超现实主义阵营。达利称得上是一名天生的超现实义者,他的绘画是细致真实与荒诞离奇的奇怪混合体。他的画从不凝望现实,完全是一些奇奇怪怪的幻想。大多数人很难也休想从他的画中找到与现实世界相关联的共鸣。他的画布就是他一个人的梦境,他不管不顾坚定不移地描绘存在于现实世界之上的另一个世界,无序、荒诞、丑陋、生与死没有界限,梦境与现实混沌一片。他的作品虽然和他同一时期的超现实主义画家们一样具有神秘、恐怖、怪诞的个人特点,但是对于自我的肯定、表达、寻找,达利更加固执也走得更远。

超现实主义主张突破合乎逻辑与实际的现实观,彻底放弃以逻辑和有序经验记忆为基础的现实形象,将现实观念与本能、潜意识及梦的经验相融合展现人类深层心理中的形象世界。作为一个超现实主义者的秉承者,达利将这一理念发扬得很好。也可以这样说,他的行为足以让人认定,他就是为了拓宽绘画领域的宽度而生的。超现实主义认为世界受理性的控制,人的许多本能和欲望受到压抑,能够真正展示人心理真实和本来面目的是现实之外那绝对而超然的彼岸世界,即超现实的世界,这就是人的深层心理或梦境。艺术就是应该打破理性与意识的樊篱,追求原始冲动和意念的自由释放,创作应该是纯个人的自发心理过程而不是承担社会责任和道德教化。

达利之前从没人的画作能混乱到令人窒息的程度,像呓语又带着巨大的重压延伸到画外搅动观者的心。

《记忆的永恒》典型地体现了达利早期的超现实主义画风。画面展现的是一片空旷的海滩,海滩上躺着一只似马非马的怪物。它的前部又像是一个只有眼睫毛、鼻子和舌头荒诞地组合在一起的人头残部;怪物的一旁有一个平台,平台上长着一棵枯死的树。而最令人惊奇的是出现在这幅画中的好几只钟表都变成了柔软的有延展性的东西,它们显得软塌塌的,或挂在树枝上、或搭在平台上、或披在怪物的背上好像这些用金属、玻璃等坚硬物质制成的钟表在太久的时间中已经疲惫不堪了,都松垮下来。达利承认自己在这幅画中表现了一种由弗洛伊德所揭示的个人梦境与幻觉。达利运用他那熟练的技巧精心刻画那些离奇的形象和细节,创造了一种引起幻觉的真实感,令观众看到一个在现实生活中根本看不到的离奇而有趣的景象,体验一下精神病人式的对现实世界秩序的解脱。这也许是超现实主义绘画的真正的魅力所在。

《由飞舞的蜜蜂引起的梦》画中描绘的是达利妻子加拉的一个梦境。这是一个由于蜜蜂的蜇刺,而引起的荒诞离奇的梦。画面上,裸体的加拉悬浮在一块礁石上休憩,而礁石则漂浮在海面上。在加拉身旁,一只红色石榴飘浮在礁石边,一只小蜜蜂正专心致至地围绕着石榴“工作”。加拉的左上方,大石榴裂开了口。裂口中窜出一条大鱼,鱼夸张的大嘴中又跃出两条斑斓猛虎,张牙舞爪地扑向加拉柔软的躯体。猛虎前面,一把枪直指加拉,尖尖的刺刀头点在加拉的臂膀上,引起蜂蛰般的疼痛。远处,一只大象驮着尖顶方塔,迈着被极度拉长的竹杆般的四条腿,走在海面上。

《哥伦布发现新大陆》这幅画是一种意象,是人在梦中常常不够具体的意象。这种超乎现实的真实,令观者在欣赏中感到迷惑难解。这里没有时间与空间的制约。为了让人感到似是而非,他采取极端的自然主义手法刻画每一个细节。如这幅画上提拽木船的古代青年、旗幡上带有现代明星头像的圣母(据说是他妻子加拉的形象)、浸入水中的侧面青年像都是非常真实的。素描表现是细腻的,用色是恰到是处的。细致入微与荒诞不经纠缠在一起,一些内容几乎达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气氛独特,令人不可捉摸。这就是画家所要达到的目的

达利说他的画想要表达一种由弗洛伊德所揭示的个人的梦境与幻觉。他做到了,达利通过那些离奇的形象和细节,创造了一种引起幻觉的真实感,令观众看到一个在现实生活中根本看不到的离奇而有趣的景象。对于他的画,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解读方式,那些喜欢他画作的人,都能从那被夸张、变形的客观事物中读懂自己想找的那一部分。那是一种独特的个人秘语,既有对圆满的渴望又有无法逃脱的孤独感。

上一篇回2018年4月第4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用自己演绎超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