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锋 在时装中与时光对话

文:本刊记者 陈珂   2018-06-11 16:34:35

谢锋,一位在中国时尚界极具代表性的人物,第一代服装设计专业留学生、第一个在巴黎时装周发布个人作品的中国设计师、最早一批在中国创立设计师品牌的设计师。吉芬品牌是时尚业界公认的中国最成功、最有代表性的设计师品牌之一。近20年来,谢锋的每一次时装发布都展现了极富内涵、高水准的设计才华。关于时尚的演变,关于时尚与时代、时尚与时间的关系,他会怎么说?

秘境 2018春夏发布

镜花水月 2017春夏发布

维多利亚的晚宴 2016秋冬发布

伊甸园 2016春夏发布有些美是时间赋予的

“时装跟时间有很大关系。一过了这时间,你就会觉得有更美的衣服。其实也不一定比原来的更美,只是时间赋予了它新的审美。这就是时装。”谢锋说。

每个时代东西方交流的“门”不一样,过去从中国到欧洲坐轮船需要1个多月的时间,而现在只需要几个小时。东西方交流频繁,“门”也打开得特别快。这是谢锋很大的感触。当2006年在巴黎进行个人作品发布会时,谢锋以“门”为主题,以“空姐”为灵感,在展现国际化时装的同时流露着东方底蕴。从2006年到现在,谢锋设计了许多场作品发布会,而谈到最满意的作品,谢锋说,无论是在巴黎的发布,还是每年在国内的发布,设计师永远是不满意的,这是设计师的职业属性。“一个天生的设计师,一个上帝造就他说他这一生一定要做设计的这些人,永远活在一种时间带给他的痛苦之中。因为时间是永远在流逝的,所以今天看到的和昨天看到的就是不一样,今天的美和昨天的美在不断地改变。”谢锋说。

时尚是时代精神的体现

谢锋经历了中国两个从没有设计到有设计的时间节点。一个是从没有服装设计专业到有服装设计专业,在1985年前后,一些学校开始建立服装设计专业,一些报刊杂志上提到这样的名词。之后他去了日本留学;另一个时间节点,是他2000年在北京创立吉芬,老百姓的服装真正开始需要有设计了。

2000年,吉芬品牌在赛特推出职业休闲风格的女装,很快创造了销售奇迹。当年大部分品牌是完全以销售职业装为主,吉芬推出的职业休闲,既有一点职业,又有一点休闲,或者职业装配休闲裤,或者西装本身就不太职业,这些特点引起了很多人的喜爱。“吉芬很少加硬的垫肩,吉芬的西装哪怕用很好的面料制作,都会采用比较休闲的版,不会把肩膀撑得很平很硬朗。吉芬很少采用精纺毛料,基本都会用粗纺、毛麻混纺,这样就保证了吉芬的‘职业休闲’这一概念的贯彻。”谢锋说。

谢锋通晓时装史。20年前,中国正在迅速向经济强国迈进,中国市场很快发展起来,是中国产生时装设计大师的土壤,谢锋学有所成,选择回到自己的文化母体实现他对服装设计师的高尚追求。从2000年创立吉芬一直到从2006年开始在巴黎的多次发布,谢锋期望遇到现实生活中伟大的设计师时代。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是他认定的设计师时代。他说:“在欧洲的设计师圣洛朗那一代人,在日本设计师山本耀司、川久保玲的那个时代,确实是大师云集的一个时代。由于社会环境的关系,设计师具有很大的影响力。设计师发布会直接影响到人们的穿着与人们的审美取向,特别是哪怕服装上的一个小细节,比如哪个设计师推出了一种A造型或者H造型,影响了千百万人的穿衣风格,所以那个时候设计师可以说是叱咤风云。”

对于如今的时尚时代,谢锋说:“现在跟设计师时代差了好几个时代。到了这样的一个网络时代,信息的爆炸与传媒方式的变更,使得人们很难再去关注哪一个设计师或者哪一个款。以前可能今天推出10个款,人们就关注这10个款,现在你可能在手机上随便一看就有大量的新款。每个普通人能看到的面太广了,每个人关注的款的数量太多了。跟过去发声比较集中相比,现在发声的多元化带来了很多改变,设计师发声、媒体发声,很多消费者做自媒体也发声,所以像这种多元化的发声体系,也使得设计师的影响力和当年不能同日而语。过去可能你看到的我也能看到,今天你看到的我不一定看得到。设计师的推广也变成了小范围的推广。”

巴黎时装周 谢锋作品发布之“翔”

巴黎时装周 谢锋作品发布之“聆听”

巴黎时装周 谢锋作品发布之“桃花源”

吉芬公司刚刚迁址不久,这里是位于“非中心”的独栋办公楼。一切都是崭新的开始。谢锋办公室的落地窗边出现了一张书法案台,上面摆有王羲之的《兰亭序》。一旁是粗细不一的毛笔;一张练习书法的书卷摊开在案台上。可以想象,无论外界是嘈杂是安静,谢锋在这案台前在笔墨间可以冷静地与自我对话。谢锋也即兴泼墨挥毫了几笔。他边写边说:“书法是最好了解中国文化的途径。过去的人写书法并不是想成为书法家,但是我们通过字里行间可以去了解千年来中国文化的沉淀与规矩。中国的艺术常常讲的是绘画、书法之外的事情,它的哲学思考跟欧洲艺术的哲学思考还不一样。当年他们都是写封信或者写个事情,所以信和事情里,都包含着他对这个事情的看法,但是这些看法能够通过书法这么一个文字的笔画来表达出来,真是极其伟大的一件事情。”

犹豫?选择?痛苦?空气中弥漫着这样的味道,谢锋的语言中夹杂着这样的感受。你一直认为你要比现在更有才华,你老是想着自己要比现在设计得更好,你总觉得自己不是在最好的状态,你真希望作品出来那瞬间就能感觉到永恒。可是你老是做不到永恒,老是做不到自己想象的那么美好的作品。你总是充满激情地、蠢蠢欲动地、永不放弃地去做设计,去追寻那个最完美的设计。在这个过程中,你要面临选择,你会犹豫,你总是不满意,因而总会痛苦。大概就是因为这些在创作中的痛苦,才会有“向经典艺术致敬”、“伊甸园”、“镜花水月”、“秘境”等这些吉芬发布会中美轮美奂的作品吧。

2012年开始,中国中高端消费市场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在此之前,许多中高端品牌销售好的原因:其一是因为市场短缺;其二是的确有许多消费较高的成熟消费者。2012年高端品牌的销售业绩下滑,同时,网络销售的火爆使得高端实体店又遇到了双重压力。“市场环境的改变使得很多品牌下滑的下滑、没落的没落,对所有的品牌来说,这些年都是一个大浪淘沙的过程,特别是这两年,可能有很多品牌都要关门。所以品牌需要不断改变自己,寻求新的突破。然而即使在这样的阶段,品牌的延续也很重要。”谢锋说。

“我们看到的百年品牌,没有哪一个没经历过这样的震动和变革。说哪一个品牌活到100年,它没有一个变革?这几年我们在积极地探索,我们要成为百年品牌,肯定要拿出一些新举措告诉别人怎么叫百年品牌的实力。可能很快你就会看到一个新的吉芬,我相信吉芬能成为未来10年一个新的典范。”谢锋说。

从最早推出职业休闲到现在的近20年时间,吉芬形成了自己的风格,融合了东方与西方、简约与时尚。那么,现在吉芬到底应该做成一个怎样的品牌?吉芬生长在中国土壤,不完全西方,又不完全中国风,这样的风格也是这个时代女性的需求决定的。时代不断发展变化,未来吉芬是否可能推出或者很国际化或者很东方而不是那么折中的品牌?比如,吉芬的高定偏向于更加东方?谢锋透露已经找到了新的方向。请大家静观吉芬的变化。

谢锋感叹,任何设计都是在历史与现实中的选择,任何设计都是现实消费与设计师的妥协。“你考不考虑,结果都是一样的,只要你成为一个品牌。很多年轻设计师可能会陶醉于自己的品牌,我坚决干什么事儿,我就干不了其他事儿,我这个品牌很有风格。其实都是短暂的。没有被历史和广大消费者所接受的品牌都是短暂的,短暂的陶醉、短暂的欣喜,在历史上这样的设计师很多很多。所以任何一个品牌的成功,都是与时代的妥协。”他说。

他说:“所有的设计,都是设计师的天分与这个时代、与消费者的妥协。我相信如果不妥协,每个设计师的作品都不是现在T台发布作品的样子,都是进行了妥协的结果。”

这让记者想起来那句话,时尚是时代精神的体现。设计可以很自由,服装设计师的才华反映了时代精神。而在设计师长期的设计工作中,就会有那么一个阶段,很多个时刻,要去深刻理解时代,再去与时代做出妥协,这样的妥协体现在了他的设计上。

那么自我呢?设计师的个性呢?纵观历史,很多设计师都是在日复一复的设计中逐渐找到自我。多年前,谢锋接受本刊采访时,针对设计师品牌发展到一定程度之后是否越来越个性的问题,他回答说应该是越来越谨慎才对。时隔多年,谢锋对个性的理解更加深刻。

谢锋说:“一个品牌的坚持,都是有个人的自我。如果是十年如一日的自我,比那个很短暂的个性自我要更自我。几十年如一日画个圆,比你一年画很多的角,要更自我。”

《时尚北京》2018年4月第4期 目录

上一篇回2018年4月第4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谢锋 在时装中与时光对话